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唯一之窗

唯一非我独拥,一木一草都是独一无二,你我他都是唯一宇宙中的唯一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十七回 遊淨土世界聽羅漢說法  

2015-04-10 01:28:18|  分类: 理天遊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濟公活佛 降    乙丑年十二月十五日天筆蔡生扶

  偈曰:寬大忍辱精神爽。火氣暴躁易遭殃。

     若能學習張百忍。德高望重萬古芳。

濟佛曰:修行人對於忍辱工夫,必須特別注重,否則就

    難以走完修道之途,尤以末法時期,社會上充

    滿著五花八門的誘惑,欺詐巧騙的陷阱更是層

    出不窮,如不小心就掉入漩渦成為受害者,但

    一切都不必過於計較及執著,否則修行的清淨

    心必染上一層污穢,不但有礙身體健康,更阻

    礙修行之路。說到忍辱就想起在唐朝時有一位

    姓張的山東人,此人德高望重,而且凡事都能

    看得開,曾因忍過一百件事,所以家堂稱為「

    百忍堂」,不要以為忍辱之事很容易,依老衲

    看來有許多人就是通不過「忍辱關」,衝過「

    火氣關」,而停在「後悔關」上,為什麼呢?

    就是沉不住氣大發電霆了,賭氣了,心懷不滿

    、不平了,嫉妒了,怨恨了,心煩了,相信每

    人都有這種經驗,等到事後又後悔當初的作為

    ,這不是通過「火氣關」停在「後悔關」上嗎

    ?

    但「百忍堂」的張家主人即不同,他遇事不急

    、不躁,凡事忍辱負重,很快的在不知不覺中

    忍過九十九樁事,還欠一忍就成為百忍。有一

    天,他的第五代孫兒結婚,家中熱鬧非凡,喜

    氣洋祥,正在這時候外邊來個和尚化緣,張老

    人即說:「今天是咱家喜事,師父想化什麼,

    沒問題。」和尚回答說:「我今天什麼都不化

    ,只想試試您的忍辱工夫。」張老人說:「我

    什麼都能忍。」和尚說:「好!您能忍,可是

    您孫兒剛娶進門的新娘,您是否能將初夜權讓

    給我。」當和尚講完話,一群張家的親戚都吼

    叫起來,有的捲起袖管想修理這位外來的野和

    尚,可是張老人說:「請大家不要衝動。」然

    後回頭對那位和尚說:「等我考慮吧!」於是

    叫來孫兒問問他,是否有成全百忍的願望,把

    新娘的初夜權讓給那位和尚,想不到孫兒有「

    君叫臣死,臣不死謂之不忠;父叫子亡,子不

    亡謂之不孝。」的理念,於是真的答應和尚的

    請求把初夜權讓給了和尚。可是和尚追入房後

    ,並沒對新娘非禮,更不看新娘一眼,只在口

    中唸著:「看得破、跳得過……」就這樣唸著

    ,新娘也不知怎麼回事,早就睡著了。

    等第二天早上,和尚就不見了,張家的人於是

    就問新娘說:「和尚那兒去了。」新娘說:「

    我睡著了,也不知道呀!」張家的人又問:「

    和尚有沒對你怎樣。」新娘說:「沒有呀!他

    只唸著『看得破,跳得過。』」張家一群人感

    到驚訝,於是追入房內查看,想不到在床上看

    到一個金人,使張家不但實現了百忍的願望,

    更得到意外之財。

蔡生曰:恩師今天心血來潮,來一道忍辱的故事篇,真

    是恰到好處,在人心丕變的今日,應對外來的

    打擊與困擾,唯有以忍辱最為恰當了。

濟佛曰:賢徒!道途坎坷,現在及未來都有難行必行之

    路在等待著你,因此你必須以忍辱為行,知否

    ?

蔡生曰:是呀!

濟佛曰:前兩回因體恤眾生病苦,所以利用此遊記的機

    會,順便介紹藥師佛及大陀羅尼咒,今又要回

    到彌勒淨土世界,賢徒進備出發吧!

蔡生曰:我已準備妥當,請 恩師起程吧!

濟佛曰:已到彌勒淨土世界,前面已有羅漢前來迎接,

    賢徒整潔衣履,以便謝禮。

羅漢曰:歡迎 濟佛師徒前來敝地。

濟佛曰:諸位不必多禮,今日又為著書而來,打擾各位

    了。……賢徒若有疑問欲請示諸位羅漢,可提

    出吧!

蔡生曰:是的!請問 尊者,這裡的諸上善人,皆已具

    足大智大慧,為何還須盤腿靜坐?

羅漢曰:賢生問得甚佳,妙法蓮華經云:「若人靜坐一

    須臾,勝造恆沙七寶塔。」由此可知靜坐是多

    麼利益心性。今娑婆世界眾生皆不知清心靜坐

    ,返觀自照,以致貪圖外物,受盡物染,迷途

    六道皆是此因。若能人人靜心而坐,悟見本性

    ,迴光返照,自能佛性顯露,所以經云靜坐一

    須臾(一剎那)勝造恒沙(恒河之沙)七寶塔

    。

蔡生曰:尊者說得甚是,喜、怒、哀、樂、愛、惡、慾

    ,皆因迷失本性,失去自我的表現,因此人往

    往活在虛幻中還不自知,每天為了得失之間,

    心中忐忑不安,不知歇下心,靜靜的體悟自我

    面目,真是可憐。

羅漢曰:靜坐可收攝六根,六根是人的「眼、耳、鼻、

    舌、身、意。」人只要將六根調伏得當,即能

    死裡逃生。因為人的六根如烏龜的四隻腳一個

    頭一條尾,每當海狗想吃牠時,牠便把四隻腳

    一個頭一條尾全部縮進龜殼裡,讓海狗吃不到

    ,咬不著,這就是烏龜的逃生之法。世人若能

    了知收攝六根也是一樣,不為外在的酒、色、

    財、氣所迷惑,便不墮入生死苦海之中了。

蔡生曰:尊者所言甚是,但說歸說,做歸做,體驗各異

    ,如人飲水,冷暖自知,修道的體悟也是一樣

    ,不知之人,以為說什麼「佛」,講什麼「道

    」,都是騙人的,因為他們從不去探討,而一

    概否認。有人為了求神通感應而誤入歧途,走

    入魔障,到頭來還不知什麼是「道」。就好像

    一位生來就是失明的人,很想知道什麼是白色

    ,有人告訴他):「像山上的白雪就是白色。

    」又有人告訴他:「像白鵝的羽毛就是白色。

    」又有人告訴他:「白粉筆的粉灰就是白色。

    」又有人告訴他:「天上的白雲就是白色。」

    只可惜這位生來就失明的人,從來就沒見過白

    雪、白鵝、白粉筆、白雲,所以別人對他講那

    麼多,但是他還是不知道。世上有理說不清的

    事情很多,辦道者的酸、甜、苦、辣備嚐。有

    時壓力重重,還要飽受世人異樣的眼光,有時

    為了維護社會道德,還要受人屈辱,受到毀謗

    。未知尊者對於這些的看法如何?

羅漢曰:賢生為道付出、奉獻,知者擁護,不知者毀謗

    ,這是一定之理,你不必為了這些人而耿耿於

    懷,須知修習佛法的人,應像一塊木頭一樣,

    它浮在溪水上,順著水流時,不要被兩岸的溪

    岸所牽絆,不要被水中的雜草牽住,不要被漩

    渦困住,才能流入大海,修習佛法也是一樣,

    不要受人情束縛,不要為恩怨所惑,不要為名

    利所囚,直心正念精進修持,自己才能深入佛

    法大海,否則即會遇到種種阻礙而困頓不前的

    。因此凡事都不必強求的。如佛陀的說法總是

    勸人精進修持而不用權威恐嚇或強迫的口吻及

    手段來叫人聽從,因為一切都是因緣,如在佛

    經上記載:佛陀講妙法蓮華經時,竟有伍仟聽

    眾當場退席不願聽聞佛法,但佛陀並不發怒或

    責備這些人,只是說:「他們因緣尚未成熟,

    不必勉強,否則聽了不信,反而產生毀謗,徒

    增罪業而已。」

    至於對那些心存惡意者,我們不必生氣,也不

    必責罵,因為那些心存惡意的人,惡仍在他的

    身上,而不在你的身上,如果你也心存惡意,

    加以責罵,那麼惡就在你身上了。

    因為心存惡意的人就好比向天吐痰,吐不到幾

    尺高,就要再墜到自己的臉上。

    今日聖天堂的道務飛速成長,已達到樹大招風

    之勢,就像你山爬得越高,別人看你就愈顯著

    ,妒忌的眼光就愈多。因此做為一個辦道者,

    他必須像一隻獅子,不要聽到聲音就發抖。要

    像一隻犀牛,有獨來獨往的勇氣。要像一朵蓮

    花,有出污泥而不染的節操。這才能使道務辦

    得更為完美。

蔡生曰:尊者所言甚是,正所謂「膽大心細」才能成大

    事,弟子當恪遵 尊者所教誨,精進努力的。

濟佛曰:時間不早了!今日著書參學問道,就到此結束

    吧!

蔡生曰:各位 尊者請受弟子拜謝!

羅漢曰:賢生免禮,後會有期。

濟佛曰:賢徒!準備回程吧!

    (此時諸羅漢向濟佛、蔡生送別。濟佛師徒很

    快的又回到聖天堂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